音钧

感谢你为我停留❤

【铁虫 HE】喜帖街

谢谢你能点开这篇文章❤1w1这样,一发完

•普通人AU,OOC肯定,年龄大概是Tony40+,Peter20+

•灵感来源于同名歌曲喜帖街

•双向暗恋,HE

1.

铜制的风铃敲打着木门上的玻璃窗,发出稀稀拉拉的声音。

 

2.

抵着黑边眼镜伏案忙乎的男孩,被敲门声吸引去了目光。

 

他抬头。

 

六月份果然是个好月份,微热的夏风拂过人脸,渐暖的天气总会让人更加开心。不过刚到中旬,推开这扇木门的人少说有个数十位。订制喜帖的人大多是兴高采烈地推开木门,全身的喜悦都集中在手掌上,风铃总会狠狠地撞击玻璃窗,哐当作响。而这位来者,居然事先敲了敲门,才徐徐扭动门把手。还在与抛物线作斗争的Peter,不自觉地停下了手中的计算,直视门口的方向。

 

3.

Parker的喜帖店是整条喜帖街中留下的最后一家店,把时间线推前个三五十年,皇后区民政局旁林立着大大小小的珠宝店,鲜花店,还有专门做喜帖的一条龙。不过后来印刷喜帖成为主流,有的店铺住满了乌鸦,又或者从喜帖店变为理发店、早餐店,喜帖街便仅剩下Parker家的店。

 

用笔直接绘出客人心中的喜帖,再一笔一划地写上新人的婚请信息,信封上盖下独家雕刻的火漆章。在印刷盛行的时代,还能用笔来书写的,总是更纯粹些,更何况Parker家都能写上一手好字,Parker先生的字刚劲有力,Parker女士的字清新娟秀,这家喜帖店,倒也成为许多人慕名而来的地方。

 

4.

外头的人走了进来,Peter发现来者似乎和别的客人不太一样,来者是一个人来的。Peter见过各种各样来订制喜帖的人,有年轻的新婚燕尔,也有顶着一头银丝的夫妇。不过在Peter的印象中,他从来没有见过单独来订制喜帖的人。过来的男人大约四十几岁,架着一副精致的太阳镜,一头棕色的小卷发笔直地梳到后脑勺,下巴上的胡渣也被理得整整齐齐,只见男人锋利的嘴唇和高挺的鼻梁,Peter便觉得来者是个好看的人儿。并且,总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。

 

他甚至忘了迎上去对客人道一声欢迎光临,只是愣愣地望着来者,搜索枯肠男人在他脑海中的剪影。

 

“你好,我想订制一份结婚请帖,大概300份。”走进小店的男人,进来便看见老板桌前的男孩目不转睛地望着他,炽热的目光下让男人不禁擦了擦嘴角,还低头瞟了一眼裤链,嘴角没有芝士汉堡留下的残渣,裤链也严严实实的,又是一个被魅力折服的人,男人撇撇嘴,在心里嘚瑟一番。男人走向前,离Peter半米的距离,甩了一个响指,啪嗒一声,总算把男孩游走的神,叫了回来。

 

“我想订制一份结婚请帖,大概300份,价位是多少,什么时候能做出来?”

 

“啊……啊……那个……300份?这个量太大了,接不了这么大的单子……实在是不好意思……”Peter才回过神,支支吾吾地向男人道不是。

 

“那我加钱行吗?我年底的婚请,倒也不急,300份请帖还行?”男人边说话边把墨镜摘了下来,直视男孩的眼睛,像是在表示诚意。

 

两人的目光交织,谁也不知道对方的内心活动有多精彩。一见钟情这种事,在没发生前,谁也不相信它真实存在。

 

男人果然生了副好皮囊,即便眼尾衔着几缕细纹,也抵挡不住他那焦糖色的眼眸兑上小店的白炽灯散发的点点星光,炽热的目光下,Peter明显感觉到红晕从脸颊爬上了耳廓。而且这来者好像是,Peter一个很崇拜的人,不过他不敢肯定,这样的大忙人不可能有时间一个人来他家的小店。

 

男人对上男孩不掺和任何杂念的眼睛,大概是年纪轻,男孩的眼眶里水汪汪的,连笨重的眼镜框也挡不住那抹纯真,像公园里的梅花鹿,比他见过的那些恳求的目光,讨好的目光,都更干净和纯粹,他多久没有见到这样的眼睛了。男人不禁在心里惊呼,真是个可爱的男孩呢。

 

年轻人对眼神对视这样的事情,总会更敏感些。半晌,Peter收回了目光,又把小卷毛压低了些,盖住尚存余温的耳郭。

 

“嗯……可以应该是可以的……就是……最近订制喜帖的客人很多……我爸妈可能没有时间写这么多了……如果您不介意的话……我可以……”

 

男人挑了挑眉,“当然!Parker家的字写得都好看,想必你也不会差到哪去。”男孩话音未落,男人便从老板桌拿出一张没被抛物线和数学公式覆盖的草稿纸,又把桌上的笔塞进男孩的手心。

 

“Tony. Stark,我看看你写得怎么样。”

 

这个名字像是一枚炸弹,惹得Peter的脑袋轰然作响,“等等等等……您说您叫……”

 

“Tony. Stark。T-O-N……”

 

“天啊!真的是您!”Peter不顾Tony塞进他手里的是支价值不菲的派克钢笔,随手一扔,便化身为看见自家大明星的小粉丝。

 

“您好……我是您的大学校友,算是您的学弟吧,现在是MIT物理系的教授!我从小就很崇拜您!天啊!我不敢相信,去年校友会您回来的时候,学生们都把你里三层外三层地围起来了!我想找您合个影都没有机会!您居然都要结婚了,最近好像没有看到您什么新闻啊,您的新婚对象是Ms. Potts吗?我就觉得您和她天生一对,祝您新婚快乐啊!天啊!我……不好意思……我太激动了!”Peter在Tony面前手舞足蹈,单词像一发完的机关枪,源源不断从男孩的嘴里喷出来,因为说得太急,男孩还轻咳了起来,小脸涨得通红。

 

Tony倒没对Peter这失态的样子嗤之以鼻,竟然还伸出手撩开了Peter额前的碎发,Tony这时才注意到Peter桌上摊着的几摞草稿纸,“这个解法挺新颖的,kid,挺厉害的嘛!”一道用反证法解的题目,直接推导会有些麻烦,反证能省掉不少力气,Tony看了看手中的草稿纸,运算时的人总会有些心急,数学公式被写得潦草,但又不失写字人笔下的神韵;又看了看男孩,不过二十来岁的年纪,有这样的思维,还蛮厉害,虽然比不过他Tony. Stark。

 

“来吧,‘Tony. Stark’。”Tony重新把笔和纸递到Peter手里,男孩紧握住钢笔身,许是在自己崇拜的人面前,Peter笔下的字和它的手一起在微微颤抖,最后一笔K,那一撇显然上扬的幅度有些大了。Tony站在Peter身后看着他一笔一划写着自己的名字,他忽然很享受这种感觉,自己的名字被一个人认认真真地写在纸张上,男孩的手骨很细,食指和拇指捏在一起,在纸张上旋转起舞,男孩的发梢还传来若有若无的奶香味,惹得他的鼻尖痒痒的,也撩拨着他的心弦。

 

Peter刚落笔,便用双臂一把压住纸张,硬是挡得天衣无缝,让Tony换任何一个方位都看不见这几个字。

 

“怎么了?写好的字还不给客人看?”

 

“我……我这个写得太丑了,别看这个了……”Peter把纸张捂得更紧,甚至要把纸张揉进怀里。

 

“我刚刚看着挺不错的,快拿开给我看看。”Tony边说,边作势要去挪开Peter压在纸张上的手,男人的手覆在男孩的手上,力度控制得刚刚好,不过只是想做一个拉开手的动作,倒也没有真的跟男孩较劲。男人手心里的纹路沟壑分明,手心的余温传到男孩的手背,Tony的手仅仅是覆上去,又呈现一种向上拽的趋势,Tony像是在牵Peter的手。

 

男孩听见了自己胸腔里的家伙加快了它跳动的频率,他知道男人的脸近在咫尺,他甚至不敢抬起头直视男人。

 

暧昧的因子在空气中扩散开来,Peter事先服软,特别不情愿妥协般,把手臂往下挪了挪,让Tony有机会抽走他手臂下压着的纸张。

 

“挺好的,不愧是Parker家的人。”Tony这话倒是发自内心,Peter的字迹不像父亲那般入木三分,也不像母亲那般飘逸娟秀,他的字流畅而又不失孩子气的可爱,果真是字如其人,Peter笔下的单词瘦长又透着一股年轻人的朝气,虽然K的最后一笔有些瑕疵,但这不经意间的笔画上扬,Tony觉得还蛮符合他桀骜不驯的性格。

 

Peter有些听不出这是夸奖还是在嘲讽他,他连忙拿回Tony手上的纸张,不料男人却仿佛早已料到他有这个举动,抓着纸条的手向上一挥,让Peter抓了个空。

 

“这个我得留着,你说你写得不好,我后面要拿来对比的嘛,不然怎么证明你是越写越好还是,越写越不好。”说罢,Tony把这个纸条塞进裤子口袋里,又拍了拍口袋,再三确认纸条是安安稳稳地呆在他的裤袋里。

 

Peter的脸这时已经红得跟个熟透的苹果般,他也知道再和这位客人较劲,可能这个苹果脸得红到熟烂。Peter只好从桌上拿来一张崭新的草稿纸,重新提笔,一气呵成“Tony. Stark”这个名字,这次发挥得不错,毕竟男人没有目不转睛地盯着他写下一笔一划,Peter倒没有手抖。

 

“您看看这个可以吗?”Peter把草稿纸递给一旁的Tony,Peter大概是有观察过客人的长相和性格,这次的花体上多加了好几个旋,倾斜度也加大了,这个“Tony. Stark”倒是挺有Tony. Stark的味道。

 

男人似乎挺满意的,接过纸张后,眉毛不自觉地向上挑了挑,面部的肌肉都呈现一副上扬的趋势。Peter在心里长舒了一口气,又拿起桌上的草稿纸,边询问Tony,边写下一笔一划。

 

“您的新婚对象是Ms. Potts吗?举办的时间和地点在哪?版式您想做成什么样的?横的还是竖的?我大概给您画个草图。”

 

“你也觉得我和Pepper是天生一对?”Tony倒没有正面回答Peter的问题,而是答非所问开了一个的话题。

 

Peter刚提笔,见男人还没回答他的问题,便先将笔帽合上,回答道:“这难道不是毋庸置疑的事情?史塔克工业和波茨工业就一直是合作关系,您和Ms. Potts又是青梅竹马,优秀的人肯定要和优秀的人在一起啊!”

 

“喔……原来大家都这么认为?”Tony不禁揉了揉眉头,社会舆论果然是个最强有力的武器,他们这种造武器的,都自愧不如。

 

“难道您不喜欢Ms. Potts?”Peter听见Tony的答复,又联想到男人独自一人来喜帖店里订制请帖,没有一丝一毫新婚的喜悦,惹得Peter不禁多嘴一句。

 

半晌,见男人没有回答,说出去的话倒也收不回了,Peter连连道歉,“不好意思……Mr. Stark,是我多嘴了……”

 

“叫我Tony就好。Pepper这么好的人怎么会有人不喜欢她呢,只是我和Pepper一直都是朋友关系,Pepper和我一个兄弟相爱,我这样强人所爱啊。商业联姻真的太头疼了,那些唯利是图的股东和董事会,恨不得就把史塔克工业和波茨工业合并在一起,直接垄断市场。我也真搞不明白了,我也不过是个商人,居然还有娱乐圈的狗仔队天天来偷拍我们。和Pepper结婚是种责任吧……”Tony也不知为什么会把这些话对一个萍水相逢的男孩说尽,这些困扰他多年的事情,似乎说出来了以后,Tony胸口那块压着他透不过气的石头终于落地,换得他一身轻松。这个男孩身上真有股奇怪的魔力呢。

 

Peter听完倒没有多意外,只是笑着调侃Tony一番,“您这么好看又这么优秀,有狗仔队跟拍也没有什么意外啊。”

 

“喔……这可糟糕透了,这些狗仔队源源不断,给了一波封口费,又来一波,算了……我和Pepper先给大家做个样子,后面再分居就是了,结婚是结啊,这样就能封住大众的嘴了。”Tony边说边揉着眉心,看样子这些事情是真的窝心。Peter瞧见他眼下的一圈乌青,还有眼球上若隐若现的红血丝,又想到大半年来都没有Tony的新闻,怕是又在忙什么国家机密的工作。工作都把一个天才惹得够呛,身边总还绕着一群像苍蝇一样无处不在的人,在他耳边嗡嗡作响,也不知哪来的鬼使神差,Peter望向Tony,“你平常多注意休息,看黑眼圈多重,睡前喝杯热牛奶,这样会睡得好很多喔。”他不知道为什么突然“您”这个称呼变成了“你”,不用敬称,两人似乎像一对许久不见的老友般,就这样寒暄。

 

“唔……我一般喝伏特加入睡,当然热牛奶尝试一样也不是不可以?”男人对着Peter摊开手,像是默认他所说的话。

 

男孩看着他笑了,眼睛弯成一条小桥,水润润的眼睛不含一丝杂质,让Tony记起有次在乡村的庄园度假,见到的那片没有任何霓虹灯光玷污的星空,他记得那次见到星空给他带来的冲击感,男孩的眼睛和那片星空一样。

 

“所以,Mr. Stark,您和我大概说一下请帖想要的版式?我有个建议,您和Ms. Potts的背影剪影,再在底部加上一个莫比乌斯环?我好喜欢莫比乌斯环啊,这个寓意也非常好喔,两个人无论怎么样,永远都能走到一起。”

 

“照你说得去做,怎么样都好。”Tony的目光一直在Peter的眼睛上留恋,这深情程度,怕是一场表白现场。

 

“那……那我画个草图给您先看看……”Peter不知这是第几次在与Tony的目光对视下败下阵来,他也不知道胸腔里的那个家伙为什么这么不安分地跳得飞快,Peter赶忙低下头,在左边勾勒出Tony的背影,右边画下Pepper的剪影,两人的脚踩在一个莫比乌斯环上,环下有一行题字,“无论如何都能与你相遇”。

 

待到Peter想再询问一下Tony的意见时,一通不合时宜的电话封住了Peter即将说出口的话。只见Tony蹙着眉接通了电话,又嗯嗯啊啊地说了好几句,继而从口袋里掏出墨镜,重新架上鼻梁,又扯了扯西装领带,匆忙给Peter撂下几句话。

 

“挺不错的,就这个版式吧,婚请的地点和时间我后面再具体和你说,我的秘书给我来电了,得马上去参加一个会议,后面具体的事项我再和你联系,你的Facebook账号给我一下。”Tony不过粗略看了看Peter的画稿,便又要匆匆离去,男孩心里来了一阵莫名的失落,他挺愿意再给男人画上几张图。

 

Peter赶忙背下一串数字,Tony在备忘录上敲敲打打,不一会便转身准备离开。“Oh, kid下次见面不要戴这副眼镜了,太难看了。”男人走到半路突然回头朝Peter喊道。

 

“唔……我,我没有别的眼镜了!”话音刚落,门口又传来了风铃和玻璃窗打架的声音,Peter望向男人离开的背影,连句再见都没来得及说。

 

5.

送走了男人,Peter没有重新算起他准备要得出结论的数学题,而是拿起了刚刚的那张草图,修修改改,废了七八张图后,终于画好了定稿。Peter又给定稿拍了好多张照片,准备打开Facebook发给男人。却发现Facebook干干净净,验证消息的小红点迟迟没有出现。

 

Mr. Stark在忙会议吧,Peter心想。男孩便重新投入到抛物线和数学公式中。

 

夕阳给Parker的喜帖店送来了一抹余晖,门外的街道变得熙熙攘攘,放学的孩子,下班的青年,准备去约会的情侣,还有吵吵闹闹去聚餐的朋友们,倒是衬得喜帖店格外冷清,男孩只听见空调风发出呼呼的声音。Peter扭了扭脖子,咔咔几声,他才发现天色已经暗了下来,Peter放下笔,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打开手机,去找到那个小红点。

 

Facebook上倒是多了一个小红点,不过不是他期待的那个,而是妈妈发来消息让他去到三条街新开的一家巴西烤肉吃饭。男孩有些失落,虽然他很喜欢巴西烤肉,不过现在那个人的验证消息比巴西烤肉更吸引他。

 

饭桌上Peter少见的没有投入地大块硕朵,他的注意力一直在黑暗的手机屏幕上,祈祷着屏幕重新亮起来。连爸妈都不自禁地调侃他到,是追了新的女孩吗,一直在等人家的消息。男孩不好意思地挠挠头,直道没有,只是有个学生要给他发来学术论文。Peter从小到大就不会说谎,不过一句话的事,男孩已经揉了好几次鼻尖,耳根上也镀上了一层红晕。

 

一顿烤肉下来,Peter只觉得食不知味,试问吃顿一个多小时的饭瞟手机屏幕几十来次的人,哪里有心思去品尝面前的佳肴。

 

半天了,Peter仍然没有等到那条验证消息。夜的藤蔓编织了一张大网,铺满了天空。床头的暖灯打在Peter脸上,男孩面无表情,手指抵着手机的开关键,手机屏幕听话的在他面前一亮一按,好几个回合后,男孩自嘲地笑了笑,将手机扔到一边。

 

等待真是最傻的事情。

6.
     第二天叫醒Peter的不是滴滴答答响个不停的闹铃声,而是他一早起来关掉闹铃后看见了期待一天的小红点。Peter终于理解一下子从床上跳起来这样夸张的举动是什么意思了,男孩用控制不住颤抖的手点开了期待了大半天的小红点,仔细查看是“确认”这个选项,Peter方如负释重。

他连忙把手机里存的画稿发过去给Tony,确认键还没按下,Peter又觉得不妥,把图片删掉,先打过去了一行“早啊,Mr. Stark”,Peter想了想似乎两人关系没有好到问早,便又把这行字删掉。重新码了一行“您好,画稿我已经改好了,我现在拍给您看一下。”这个似乎挺妥当的,Peter准备按下回车键发送。

几番折腾下,Peter的消息迟迟没发出去,倒是手机恰到好处地震动了一下,Peter和Tony的对话框里率先弹出了一条消息,消息出现在Peter对话框的左边,“早啊,kid。我昨天太忙了没加上你的Facebook。睡前喝一杯热牛奶睡觉真的挺舒服的,这个方法不错。”昨夜的Tony睡前专门泡了杯热牛奶给自己,热牛奶氤氲的香气,让他想起驻足在男孩身后看他一笔一划写着自己名字,还有发梢间传来的淡淡奶香,总是失眠的Tony昨晚睡得格外安稳。

男孩收到消息提示,硬是抱着手机在床上打了好几个滚,他将脸埋在钢铁侠布娃娃里,笑意却是连娃娃的大头都挡不住。

“这个方法是我妈妈教我的,是不是很棒!喔,我的画稿画好了,我给您发过去。”随即,Peter对话框发过去一张图片。

屏幕那头的人像是一直在等着Peter的消息,画稿刚发过去,男人立即回复了一段语音,“Kid,真的很棒。喔对婚礼时间是今年的12月31日,地址是奎恩酒店。你以后每天大概写个十份左右,记得拍照片给我检查,我的要求很严格的。别忘了我还存着你的残次品。”Peter不知道,他昨天随手一写的“Tony.Stark”被男人用书本把它压平,再整整齐齐地塞在钱包夹里,像是一个绝世珍宝。

Peter将手机贴到耳畔,男人磁性的美音从他的右耳窜到左耳,话外还有些嘈杂的交流声,Tony大概又要去赶着开会了。Peter不知反复把这段音频反复听了几遍,不过只是想确认一下客人的要求罢了,他这样说服自己,也没别的意思。每天都要拍照片来检查,Peter知道自己获得了天天能和崇拜的人发信息的特权,他甚至希望300这个数能变得更大,这个特权的时限能变得更长。

 

7.

接下来的日子里,Peter除了忙乎他要送去评比的学术论文,他总会在下午三点多左右给自己空出一个小时左右的时间,来一个场景再现,想象着男人初次来到他店里的一举一动,回忆每一次的对视还有男人好看的焦糖色眼眸。似乎这样,Peter才能写出更符合男人形象的花体,这时男孩总会感觉笔下生风,请帖在他笔下一倾如注。

 

8.

男孩按照客人的规定,每天给Tony拍过去他的成品。男人不愧是个大忙人,白天发过去的消息,Tony总会隔上个大半天才回复,每次也不过寥寥几个单词,“挺好的”“Kid,不错。”,Peter却格外珍稀这来之不易的消息提示。男孩总觉得这些天来,吃的晚饭都比以前吃的更可口,这些夜里的北极星都比以往的更亮。

 

男人就是只纯正的夜猫子,十几天过去,Peter发现男人最常回复的时间点是凌晨的三四点钟。难怪这家伙的黑眼圈这么重了。直到第18次,Peter在早上八点半起床看见对话框发来的“挺好”显示的时间是凌晨三点半,他总算按捺不住多嘴了一句,“Mr.Stark,您就不能早些睡吗?”待到刚睡醒的脑子清醒了些,Peter恨不得让时间倒退五分钟,想要撤回消息时,只见对话框里已经弹出来了一条消息“那你不要叫我Mr.Stark,也不许用您。”男孩对着屏幕嗤笑了一下,这是什么奇怪理由,不过顾客是上帝,男孩即便再哭笑不得,还是敲了一行字过去“好嘛,Tony,以后早点睡。”Peter想了想,似乎又觉得自己被占了便宜,随即又敲了一行字过去。

“那你也不许叫我kid。”

“成交。听你的话,Peter。”

 

9.

奇怪客人的奇怪要求,倒成了两人的关系一块敲门砖。Peter后面更是“变本加厉”,他会故意把字迹写得潦草,让男人发来语音纠正“S”的笔画不够圆润,“K”的上扬幅度太大,男人还真是仔细,居然有次还发来的Peter之前的残次品做纠正,毕竟谁也不知道为什么那张皱巴巴的纸张,还被存着。Tony有时候也会在重要会议上开个小差,给Peter悄悄录上一段某位政府官员打哈欠的视频,有时候也会在12点跟Peter道个晚安,算是证明今天有早睡。

 

10.

后来,这一来一去的消息,成了Tony和Peter之间心照不宣的约定。他们不再拘泥于喜帖上字迹的一笔一划,Peter有时候会给男人发去街角那家新开的芝士冰激凌,也会给他拍下皇后区雨后的彩虹。有次还给他拍下在百货大楼新展出的哈利波特乐高全套,并符附文每次来都要一饱眼福,Peter真是太喜欢乐高了,Tony倒是对这事特别嗤之以鼻,这么大个人了还喜欢小朋友的玩具。Tony则会告诉他今天又从纽约飞到伦敦吃炸薯条和鱼饼,明儿又从伦敦飞到巴黎漫步在香榭丽舍大道,后天又从巴黎飞到日本看烟火大会。

 

Peter从没有想过,其实他,最喜欢的事情就是,写喜帖。

Tony也从没有想过,大忙人居然有这么多的时间给别人发讯息。

 

11.

男人重新光顾小店是在一个月后。Peter久违地听见门口传来风铃敲打玻璃窗发出的稀稀拉拉声。男孩知道自己嘴角的弧度上扬了多少,目光仍然滞留在门口的方向。

 

“我脸上究竟是数学公式还是有画报女郎啊?值得你这么看我?”

“因为这是你。”Peter用气声嘀咕,他知道Tony听不见。

“什么?”

“没什么……我说昨天还在伊斯坦布尔的大忙人,今天能来光顾小店了?”

“因为想你……因为……我就是刚好有个会在皇后区,就赶来了,毕竟拖欠了一个月的费用好像还没有给……哦对,你什么时候生日?”

Peter准备脱口而出的5000块,硬生生是改成了8月10号,男孩哭笑不得“交钱和我的生日有什么关系……”

“你说,如果我能在你生日那天给你费用,你一觉醒来发现卡上多了几千块钱,这不是特别愉快吗?”男人一脸严肃,如果不是他掏出了黑卡递给Peter,男孩怕不是真的会期待生日那天银行给他发来一条到账5000元的消息。

 

话音刚落,男人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了个精致的小盒子,看形状好像是眼镜盒,男孩把卡还给Tony,从男人手中接过小盒子。他打开,只见一个木质的复古小盒子里静静地躺着一副金丝边的圆框眼镜,镜腿用的是莫比乌斯环独有的褶皱,内侧刻着一行小字“无论如何都能与你相遇”,镜框的边缘还有一个小小的P.P,一看就是一副价值不菲的定制眼镜,并且来定制眼镜的人还非常用心。

 

“这……这是给我的?”

 

“这个屋子里难道还有别人?”男人四处张望,仿佛在寻找人的踪迹。说罢,Tony从眼镜盒里拿出来镜架,拨开Peter掉在额前的碎发,像是在为王子加冕般的隆重,将眼镜稳稳地放在男孩的鼻梁。两人不过一个手掌的距离,男孩感觉到Tony有频率的一呼一吸,都轻轻地喷在他的脸颊上,他不自觉的闭紧了眼,他忽然感觉到鼻梁上多了一个压力,额头好像被一个温热的东西触碰了一下,男孩甚至能描摹出那张唇形。

 

不过待到Peter睁开眼睛,只见男人离他足足有半米的距离,男孩不敢确定刚刚发生的事情是真实的,虽然眼镜的的确确呆在他的鼻梁上,他的意思是说那个“吻”,大概是幻觉吧,男孩嗔怪自己一番。Tony抱着手臂像是在欣赏一件工艺品,“真好看啊,以后别戴那个黑框眼镜了,帮你断送一切桃花。对了,你还没有女朋友吧?”

 

“还没……”

 

大概又是幻觉吧,Peter听见了男人长舒了一口气,像是对某些耿耿于怀的事情释然了。

 

大忙人Tony付完钱,男人便摆摆手,登上了保姆车,给男孩留下个背影。钱也付了,请帖也不过还剩下几十份,以后Peter的这个小心思,怕是快要永远断送了。

 

12.

时间真是不禁花,Peter看见日历被一天一天地划掉,终于翻面到了八月份,300份请帖,也不过还剩50份。

 

Peter滑动和Tony这一个来月的聊天记录,男人短短的一个多月,就逛遍了大半个世界,男孩看到了马尔代夫清澈的海水,看到了布拉格广场的自鸣钟,还有日本的烟花大会。他自私地想看完剩下半个世界的美景,又或者是重新看一遍这些美景。

 

Tony发现剩下的50份请帖男孩写得错漏百出,甚至有份请帖居然被改了8次,本来七月底能完成的喜帖,硬是修修改改到了八月份。也不知道Peter这家伙在耍什么花招,居然有天还发来图片说手掌磕破了,暂时写不了喜帖。本来还想在男孩生日那天去私人球场体验一把橄榄球,看来是实现不了了。Tony刚从百货大楼付好了全套的霍格沃兹乐高,这个飞来横祸让Tony不得改变一下计划。

 

13.

Peter没想到再见到Tony不过是几天后的事情,他也仍然没有想到,弄巧成拙是多难看的事情。

 

稀稀拉拉的风铃声又响起了,未等男孩抬头,外头的客人已经风风火火地走近Peter坐的老板桌前,一把拽住了男孩的手腕。

 

“吓我一跳,看来你恢复得不错嘛,喜帖不用写了。”

 

待到男孩错愕后回过神,看清了来者,他才慌忙拉住男人的袖口。忙说道:“对不起Mr.Stark……还剩下34封,我现在写!”说罢,男孩赶忙把手上的活放下,从桌肚里抽出喜帖的纸,却被男人一把按住手腕。

 

“别急啊,kid。难道今天不是‘生日快乐’最重要?”男人话音刚落,风铃哐哐哐地打着木门,外头走进了两个人,抬着一个硕大的纸箱走了进来。男孩看见纸盒上印着霍格沃茨的城堡。

 

“生日快乐,Peter!”

 

“我……你……为什么不用写喜帖了……”Peter不知道这幕是什么意思,他自从成年以后就不再过生日了,突然见到这么隆重的生日礼物和生日祝福,倒让他觉得生疏。Peter支支吾吾半天,撂下了句不对题的话。

 

“过个生日都这么不专注?难怪有人写几个字能改上七八次。因为我的结婚对象换了,所以请帖换了。” 

 

Peter不用照镜子,都能知道自己的表情难看得像被逼着吃了一桌讨厌的食物,他甚至连一句祝福都憋不出来,半晌后才挤出一句话“您告诉我一下她的名字吧……我重新改一下请帖……”

 

“其实这个倒也不急……毕竟我还没有把人追到手,我也不知道人家愿不愿意……哦他的名字我写下来给你吧。”

 

Peter只是愣愣地去把笔和纸递给男人,甚至没有听出是“他”不是“她”。待到男人递回了写着“Peter.Parker”的纸张,男孩还只是在心里暗暗羡慕这个和他名字一样的人。

 

“好的……我这就去改,您和他的婚请也是在12月31日吗?还在奎恩酒店?”

 

“这么说你是答应咯?还这么着急?”

 

“啊?”

 

Tony真是气不打一处来,直走向男孩面前,对他的额头来了一记爆栗,“我说我未来的结婚对象叫‘Peter Parker’。明白了吗?”

 

男孩仍然一脸茫然地望着他,像是坐完一场刺激的过山车,眼神都不带聚焦的那种。“为什么……”半晌,男孩的牙缝中才挤出这么一句话。

 

“这是个好问题……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毕竟Peter.Parker每次都戴着那个丑丑的黑框眼镜,一个多月来连个发型都不会变,反应还特迟钝,他都拥有Tony.Stark的行踪特权了,还每天搞那些小花招就为了多和我发几条消息?我真是在夹缝中挤出时间给你回消息的!也不知道这么迟钝的脑袋是怎么做出来那些数学题的。哦还有,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么大个人了还喜欢小朋友的乐高。啧啧。”Tony比Peter高上个半个头,他又故意抬高头,正居高临下地望着男孩。

 

时间似乎静止在这一刻,Tony知道自己的心跳很快,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一个花花公子,在表白这种事情上第一次怯了场。

 

“我就没见过哪个人表白像是在骂人一样……”Peter偏过头小声嘀咕道。随即从桌肚里翻出了一张揉得皱皱的喜帖塞到男人手中。喜帖的版式和从前的半斤八两,只是女人的背影换成了一个男孩的,Tony.Stark旁边的名字换成了Peter.Parker,两人脚踩在一个莫比乌斯环上,环形上写着一行小字“无论如何都能与你相遇”。

 

“这个版式不错,就按照这个来设计吧,你揉得这么皱干嘛哦,挺好看的啊。”Tony把纸张履平,又仔细看了看请帖上的内容,“为什么‘K’的最后一笔又写得这么上扬啊,你看看你老犯这个毛病。”说罢,男人从钱包夹里抽出那张被存放了一个多月的小纸片,递到男孩面前,又用食指敲了敲纸张,“你看看你……一个多月了还这样。”

 

“为什么这张纸还在你这啊……”Peter依旧一脸茫然。

 

“你还不知道为什么?”未等Peter接话,Tony便俯身吻住了还直勾勾望着他的男孩。Peter这次没有闭眼,他看见男人低头下来吻住了他,这个唇形似曾相识,和一个月前在他额头落下的那个一样。

一吻结束,Peter只觉得脑子一片空白,毕竟肾上腺激素猛然标高的感觉,真的能把人的氧气给夺走,待到他调整好呼吸后,男孩朝着Tony嘟囔了句:“你为什么不早说啊。”

 

“我哪知道你这个小孩在这方面反应这么迟钝……我不是早都……”男人未说完的话,又被一个仓促的吻给堵住了,男孩的牙齿甚至磕到了他的上嘴唇,这只小狼狗居然还咬了他的嘴唇一下,典型的得了便宜还卖乖。

 

后续呢,这个吻肯定是越演越烈,当然,男男主人公都很克制地没在喜帖店里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。

 

“所以……生日快乐……男朋友?”他们终于分开后,Tony上气不接下气地把最该说的话说了出来,年轻人果然活力满满,以后怕是有得受了。Tony在心里嘀咕。

 

Peter什么也没说,只是一跳勾住了Tony的脖子,脸埋在男人的颈窝里,大口地嗅着Tony独有的小雏菊香。

 

“你快下来!你真的很重诶……”

 

“我就不!”

喜帖店外似乎刮起了一阵微风,风拂过木门上的风铃,风铃敲打着木门上的玻璃窗,发出稀稀拉拉的声音,像他第一次见到他那样。

 

 

­­The end­­.【如果条件允许,可以放一首喜帖街】

“我们去哪?”Peter坐进副驾驶位,侧过头看着坐在驾驶位上的男人,问道。

 

男人没有直接正面回答他的问题,而是先解开了自己的安全带扣,继而侧过身去,扯过男孩右边全带,帮他扣上。Tony故意在凑到男孩左耳的时候,回答他的问题“去配眼镜”,温热的气息喷洒在男孩的左耳上,酥酥麻麻的,让他不自觉地朝右边躲了躲,接下换来的左脸颊得到响亮的一声吧唧。

 

“你都是这样撩……”男孩剩下的音节被Tony用嘴给封住了。

 

Peter红着脸把男人往左边推了推,“先去配眼镜啦,好好开车。”

 

“敢这么对史塔克工业的总裁说话的,你还是第一个。”

 

男孩没接他的话,只是自顾自言,“我没戴你给我买的眼镜就是因为它是平光镜,我……近视。而且还有,万一这是你给我的唯一礼物……我哪里舍得戴哦……”

 

Tony腾出一只不打方向盘的手,揉了揉男孩的卷毛,憋着笑说道:“我就是故意不问你的度数,这样可以找个理由和你出来配眼镜。”

 

“原来花花公子也要用这么蹩脚的理由来约人?”话从口出,Peter就后悔了,Tony先是放慢了车速,逮着了一个空隙,也不顾安全带的牵扯,凑过来又命中Peter的薄唇。

 

“你就不能乖乖开车吗!”Tony得逞,又看着一旁的男孩气鼓鼓的像个被捞起来的河豚,居然开怀大笑起来。

 

“哼!”Peter把脸转向车窗,这么大个人了还这么幼稚,Peter在心里嘀咕。

 

“好啦,不逗你了小河豚。”说罢,Tony又揉了揉Peter的小卷毛,像是在给生气的小动物顺毛。

 

“我给你听首歌吧。”见男孩仍然盯着窗外,Tony将手从男孩的小卷毛上收回来,在电子屏上戳戳点点。

 

“忘掉种过的花,重新的出发,放弃理想吧,别在看,尘封的喜帖,你正在要搬家……”女声从车载音响徐徐唱出,Tony将音量调大,让声音更加清晰。

 

“这首歌叫喜帖街,是我去中国有位中国朋友给我听的,好像是用那边的一种方言唱的。”伴着歌声,男人向男孩解释道。

 

“还真有这首歌?听曲调似乎挺悲情的?”

 

“是……”

 

半晌,车内只有车载音乐里的女声,坚持地把歌曲唱下去,车内的人都没有出声。Peter倒也识趣地没多问。

 

“这句话唱的什么?”歌曲似乎要步入高潮,女声也从在诉说,变成了疑问。

 

“爱的人没有一生一世吗”Tony回答道。

 

“爱的人没有一生一世吗”Peter重复了这句话,并侧过头望着男人焦糖色的眼眸。

 

“当然会有,而且他就在这里。”

 

 

【全文完】

 

感谢你能看到这里,第一次写这种类型,希望得到指正,爱你萌!(啊我真的是什么都可以搞HE)👀

啊图片插入终于成功了!!!人设差不多是这样,可以代入。图源微博铁虫超话,ID在图片中心,就是那个水印。在此谢过那位小姐姐能给我抱图。

评论(16)

热度(175)